還不是會員嗎? 註冊 登入
阿煌師
阿煌師

「你是笨桶,你是笨桶是某?連這攏袂曉?」父親拿著戲偶,拼命地往阿煌的頭上敲下去。

「阿爸,我已經知影!麥擱打啊!」阿煌抱著頭,急忙躲進偶台底下,頭皮陣陣發麻,阿煌父親沒再多說什麼,氣呼呼地轉身走了!留下阿煌一個人發著抖,不爭氣的掉下淚,好痛啊!

這是多久以前發生的事啊?,少說也有六十年了吧!那時他才十來歲,劇團裡人手不足,他被父親叫上去湊合一個小角色,從來沒人教過他,他自個兒在一旁邊看邊學,反正劇團就是自己的家,看著的戲還會少嗎?

但是那一天,他就是遞錯了偶,怎麼能怪他呢?父親心中有那麼多齣戲,他一時弄混了角色的出場順序,「而且你曾經教過我嗎?」讓阿煌更忿忿不平的是這個。但是嚴格的父親是不容許任何藉口的,尤其是演出當中犯的錯。

啊!已經是好久以前的往事了,今天怎麼會突然想起呢?父親都仙去好久了呀!都是因為昨晚那個夢吧!夢裡香煙裊裊,他從師父手中接過紅木盒,盒子很輕,但是,那天拿著卻像是有好幾斤重,裡面裝著田都大元帥,每場演出前都要請大元帥在舞台一角,保庇演出順利、觀眾都呷意。

那天,他正式成為獨當一面的師父,從此肩負著傳承的責任。可是這個紅木盒已經跟在身邊這麼久了,教過的學生也不少,不知不覺小女孩都長大了,有幾個還將結婚照片寄給他看呢!啊!時間過得真是好快啊……

阿煌師拿起桌上的一幀黑白相片,照片裡的小女孩笑得好甜,她是他在和平國小的其中一個學生吧!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自己呢?從相框玻璃的反光中,阿煌看到自己深刻的皺紋,低垂的目眉,他是知道自己年紀不小了,但這麼驀然一看,自己還真的是老了,怎麼肩上的擔子還是這麼重呢?

「師父!師父!您好袂?馬上要出發了!」

門外探進來一張年輕的臉,他也是個有心的學生,在他這兒學戲也學三年多了,也許昨瞑的夢就是暗示他得快點找個傳人;不過學生雖多,又有多少人可以……唉,算了!麥擱想啊!今天晚上還有表演呢!得打點精神呀!

戲台上,溫柔嬌羞的小旦望著意中人低頭不語,百轉千迴;另一頭,豪氣萬千的武林大俠,邁開大步,一舉手一抬足,英氣逼人。阿煌師邊操作著戲偶,一會兒是捏起嗓子,細聲細氣的小姑娘;一下子又壓扁聲音,成了詼諧搞笑的甘草人物,幾隻平凡無奇的布袋戲偶就這樣在阿煌師的手上活了過來,重新有了自己的靈魂。

台下的觀眾鼓掌叫好,不過阿煌師還是放不下心事,提了一輩子的紅木盒,再找不到傳承徒弟,難道還要帶進棺材裡去?以前他曾經這麼想過,那一陣子,沒有什麼觀眾要看他們的表演,上戲了,他自己大聲地吆喝,整場演出下來,他大汗淋漓,氣喘吁吁。

散戲後,有個觀眾還語帶同情地說:「戲真好看,不過師父,我看您做這途是沒望啦!趁早收收卡實在!」

那時候他就對傳承不抱希望了,這麼辛苦,誰還肯作冤頭來學這種無法溫飽的東西呢!「散散去」,那時候他真的是這樣想的。後來在他們巡迴演出時,紅木盒不見了,全團上上下下緊張地不得了,他們知道這是老師傅當作命一樣在看待的東西。

可是,阿煌師卻淡淡地說:「不用這麼緊張,不見就不見,嘸什麼要緊!」紅木盒最後還是找到了,阿煌師沒說什麼,心裡卻在想:「找到也好,沒找到也罷,我終究是要對不起師父了。」

直到發生了那件事,阿煌師終於改變了想法。

跟平常一樣普通的日子,也許那天天空稍微藍了點,阿煌師坐在家裡正要用早飯,電話鈴響了,簡短的幾句對話,「卡喳!」電話掛斷了,他看到家人蒼白著臉走近飯桌,說道:「你弟弟走了!」

阿煌師瞬時啞了,內心像破了一個洞,有什麼東西正從那個破口汩汩地往外流:自小到大跟他一起學藝的弟弟,怎麼突然說走就走了呢?他們曾經一起擠在戲棚底下偷看別團的戲,曾經一起挨父親的毒打,曾經為了搶觀眾大打出手,還有他們曾經壯志凌雲的說過,要用手中的戲偶揚名天下。

好幾天,阿煌師沉默著,他和弟弟互爭了一輩子,爭父親的寵愛,爭誰早出師,爭誰的團人多,爭誰搬的戲好,但是到頭來,弟弟孤孤單單一個人死去,那些戲偶目睭金金看著弟弟撒手,他們還能怎麼說弟弟的故事,什麼都說不了啊!

阿煌師看看自己,還不是同款,空有幾百齣故事、幾千首歌、幾萬句台詞,就算都錄影下來,以後沒人想學想演,還不就放在角落長灰塵嘛!從那天起,阿煌師決定了,不管有多困難,他都一定要找到傳人,把這些故事一代一代地說下去。

可以的,一定還有希望,紅木盒會傳到下一代,然後再下一代,再下一代,會一直代代傳下去。老天爺哪!再多給我一點時間!阿煌師如此祈求著,他舉起了滿佈斑點及皺紋的手,手在顫抖!天哪!時間不多了!

「來,恁隴過來!」阿煌師召集所有弟子,他的手越發顫抖地厲害,他的目光左右逡巡,最後定在其中三位弟子身上。

「你們跟我跟得最久,學戲學得最勤,功夫也最深。我問你們,你們有誰願意從我手中接過這個紅木盒的?」

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師父,怎麼今日突然說起這事呢?」

「別跟我說別款,緊講,你們三個到底有何打算?」

弟子們全都傻了,他們看著師父,不知所措,沒講一句話。但是阿煌師感受到時間追在後頭不容分說的壓力,他著急地揮著手,一聲又一聲急切的呼喚。

「講啊!紅木盒就在這裡!」

難道還是來不及了嗎?阿煌師感覺到自己全身軟綿綿的,世界以最快的速度斜衝向他,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個午後。
父親吟唱起古老的歌聲,雖然手上沒有偶,但是他的手卻是如此細緻溫柔地宛轉著,彷彿手上有一尊思念夫君的小旦,正在悲訴自己不幸的遭遇。小阿煌看花了眼,他也彷彿見到小小人偶身上的紅色衣衫正飄動著。

霎時間,他們的身邊就像是被無數的布袋戲偶圍繞著,藍色的、黃色的、綠色的、紫色的光影,就在空中翩翩落下,而古老的歌聲,就帶領著這些活過來的戲偶們輕柔地跳起舞來。還有那雙沒有裝扮,卻會說話、跳舞的手,在陽光底下悠悠地舞動著說不盡的寂寞和蒼涼。





2257 人次閱讀
0 個評論
11月 8, 2011 上傳
回應故事
故事回應

故事作者

admin   4月 3, 2011
大家好,我是【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的管理員小編。
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

故事分類

爺爺,奶奶掛在嘴邊的故事

同類故事

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
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
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