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是會員嗎? 註冊 登入
裴縣令分牛
裴縣令分牛

衛州新鄉有個聰明的縣令,名叫裴子雲,他最擅長制訂奇妙的計策、破解難斷的奇案,在他手中的案件沒有不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

縣民中有個名叫王敬的年輕人,平常以養牛維生。有一年,邊疆發生戰事,王敬被朝廷徵召去守衛邊疆,臨離開家鄉前,將他飼養的六頭母牛寄養在他唯一的親舅舅李進家中。這李進原原本靠著打零工討生活,自從外甥王敬把牛交給他、並且傳授他照顧及餵養牛隻的技巧之後,他越養越有心得。

王敬一去就是五年,在這五年間,李進牧養的這六頭母牛陸續生產,加上生養的牛隻,總共變成了三十頭牛;而且依當時的市價,每一頭牛都價值十貫錢以上!李進的生活得到了極大的改善,他再也不打零工,而是專以飼育牛隻維生,就像當年的王敬一模一樣。

「哎!我說這養牛這門生意真是不錯呀!」李進得意地對妻子說:「咱們現下有了三十頭牛,也可說是小富人家,趕明兒我陪妳回娘家,依咱的身份地位,瞧她們不奉茶巴結、殷勤招待!哈哈哈!」

「曖,你別忘了,」妻子提醒他說:「算起來,這些牛可都是歸你外甥王敬的耶!你可別太得意,忘了本兒了!」

「哎!瞧妳這娘兒們,怎麼敢這麼對我說話!」李進意氣風發地說:「妳們女人不懂,我告訴妳啊,這王敬他奉召令、入軍伍,小命大概已經去了一半兒;這傢伙又是到那遙遠的邊疆哎,所以這……不是有句詩這麼說的嘛,『古來征戰幾人回?』我看哪,這王敬他都去了好幾年,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嘍!」

「哎!你怎麼這樣詛咒你外甥哪?他好歹也是你死去姐姐的親生兒子哎!」

「哼,生意場上無父子,更何況,這些牛可都是在我手上養出來的!」

然而,很出乎李進意料之外的,王敬他不但毫髮無傷,竟然還在五年後順利返鄉了。

而且,王敬從軍中回來以後,第一件事,就是遞狀告進縣衙門,要求他的舅舅李進歸還牛隻。這樁甥舅互告的醜聞鬧得滿城風雨,許多縣民都跑到公堂圍觀,要看裴縣令如何巧斷此案。

「清官升堂,威武……」

裴縣令一身官袍,威風凜凜,他坐上大堂,看了師爺遞上來的狀紙,驚堂木一拍,喝問跪著的李進:「李進,這牛隻既是王敬託管,他人既已回家,為何還不歸還予他!」

「啟稟縣太爺,」李進毫無懼色,他在那兒理直氣壯地說:「小人不是不還,而是無可歸還!只因外甥王敬託養的六頭母牛,早已死了兩頭,小人已經把剩下的四頭老牛歸還給他了,他還不肯罷休!」

「王敬,你有什麼話要說?」裴縣令問。

「啟稟大人,我當年託養給舅舅的都是精壯的種公種母牛,個個能生能養;況且他原本對養牛一竅不通,所有技術都是小人教給他的。我回鄉後已向本地養牛人家查證過,舅舅這些年並沒有出一文錢購買過其它牛隻;這也就是說,現在他的三十頭牛,全都是我家六頭種母產下的;舅舅顯然是要侵佔小人唯一的財產,小人句句屬實,還請縣太爺明查!」

鄉民們聽了王敬的話,都覺得他所託非人,這舅舅實在太沒良心了!

「你含血噴人!現在這些牛明明是我的!」李進冷笑著說。

「哼!你侵佔我的財產,除非你統統還我,否則我不跟你善罷干休!王敬氣呼呼地說。

這時,裴縣令突然一拍驚堂木,下令著人將王敬關押起來!

這一著令所有人譁然:王敬氣憤不已、李進竊喜不已,而縣民們都是錯愕不已!「怎麼會這樣呢?裴縣令向來斷案公正,怎麼竟是這樣的結果呢?」

事實上,裴縣令會將王敬關入大牢後,是怕他從軍已久,又身無分文,若真憑血氣向李進追討,發生衝突,恐怕會有血光意外發生;因此才下令先關押王敬,讓他在牢中冷靜幾天,一方面也讓自己有兩、三天時間來好好思考,該如何能讓積非成是、狡猾自私的李進說出實話。

另一方面,李進原本做了虧心事、忐忑不安,但接連幾天,衙門都沒有動靜,連王敬也都無消無息,他正覺得鬆了一口氣,家裏突然來了兩個衙門派來的官兵,要捉拿他去晉見縣令!李進既驚慌又害怕,出門前從房裡拿了幾錠金子揣進懷裡藏好。

李進一腳跨進衙門,裴縣令就一拍驚堂木,大聲喝斥他說:「大膽刁民李進!你引來盜賊一起偷了三十頭牛,藏在你們家中,查證屬實,你還有什麼話說!」

李進一聽,覺得十分奇怪,但又被裴縣令嚴厲的態度嚇得說不出話來,他噗通一聲跪倒,顫抖地從懷裡取出那幾錠金子,打算奉上給裴縣令作為討好巴結的賄賂金,反而被裴縣令嚴詞訓誡了一番;李進嚇得跪在堂前直發抖,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完整。

這時,裴縣令突然大喝一聲,命令衙役押著李進站到牆邊上去,並且用布將他的頭包了起來。

這時,裴縣令叫來一個衙役假扮成盜賊,和李進對質。只見那衙役照著裴縣令的劇本唸道:「李進!你明明教唆我去幫你偷了三十頭牛!」

「我哪有!」李進急壞了。

「你明明就有,你還說,叫我把那三十頭牛牽到你家牛棚放好;否則你哪來那麼多牛!」

「我……你含血噴人!我那些牛,全都是我外甥王敬的母牛生的!哪裡是偷來的!你別誣賴人!」李進一急,全都坦白招了出來。

「哈哈哈……來人,把他的頭套除去!」裴縣令說:「李進,你的供詞大夥兒全聽見了!」

李進張眼一瞧,只見他的妻子、外甥王敬,還有許多鄰居、縣民全都站在四周。他低下頭,歎口氣說:「是我錯了,我不該一時貪心,說了謊,不但傷了甥舅情誼,還害得外甥受了委屈……我再也不敢了。」

這時,裴縣令點點頭,說:「嗯,看在你為外甥牧養牛隻五年的光陰,也頗辛苦的,牛隻能夠繁殖下去,你也算是有功勞了。本官宣判!李進可以留下三頭公牛、三頭母牛,其餘的全數歸還給王敬。」

人們都佩服不已,說這裴縣令斷案真是精采絕妙呀!




2020 人次閱讀
0 個評論
11月 14, 2011 上傳
回應故事
故事回應

故事作者

admin   4月 3, 2011
大家好,我是【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的管理員小編。
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

故事分類

爺爺,奶奶掛在嘴邊的故事

同類故事

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
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
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