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是會員嗎? 註冊 登入
鱉媽媽報恩
鱉媽媽報恩

當涂老板挑著扁擔,一路小跑步奔進宋王府的廚房送貨,裡頭早已忙開了。
 
今兒個宋王爺五十大壽,王府一口氣席開百桌招待皇族和貴賓。只見倉庫大的廚房內,五十名來自各地的名廚手拿鍋鏟一列排開,上百名副廚忙著起油鍋、燒沸水……還有宋夫人從府內親挑數十名廚娘,負責切蔥拍蒜、片雞剁鴨,一時間人聲鼎沸、熱鬧噴香。
 
「涂老板!」第五名大廚顯然急得快冒火了:「你怎麼這光景才來!我正等著你的貨來做壓軸大菜哪!」

這位大廚是宋府專程從蘇州請來的名廚,專精烹調江浙大菜,其中又以俗稱「甲魚」的「鱉」燒得最好。「鱉」的外型像烏龜、尖嘴豬鼻,被認為吉祥長壽,也是饕客宋王爺的口中最愛。
 
涂老板趕忙將竹簍頂蓋掀開,討好地說:「今兒個王爺宴客,所以小人一星期前就專程跑了趟烏魚塘,守了一夜,您瞧……」涂老板打開竹簍,裡邊只裝著一只黑沉沉、巨大的鱉。
 
「嘩!這鱉還真大!」大廚嘆為觀止。
 
「可不是嘛!」塗老板壓壓鱉肚子說:「咱抓了二十年鱉也沒瞧過這麼大的!而且啊,這還是隻帶蛋的母鱉,腹甲裡可滿滿的全是蛋啊!小人在池塘邊跟牠耗了一天一夜,今天清晨牠終於憋不住爬出池塘挖洞,小人一把這麼『嘿!』撲上去雙手逮住,還差點被牠拖進池塘裡!這玩意兒啊,吃了肯定能延年益壽!」
 
「好極了!」大廚點頭嘉許,他交代副手:「動作快!找個廚娘拿出去洗弄乾淨,千萬別剁,我要整隻活蒸!給王爺討個大好采頭!對了,就交給夏荷去處理吧!她做事仔細!」

夏荷看著木盆裡的大母鱉,小小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心軟的她覺得,把鱉媽媽和肚裡的寶寶送進鍋活活蒸死,很殘忍。
 
是的,十五歲的紀夏荷從小就心軟,像她過世的媽媽一樣。五歲那年,後母進門,幾個月後產下冬梅,還是年幼的夏荷幫忙接生的。沒多久,繼母嫌貧愛富,拋夫棄女遠走他鄉,父親惱恨續弦妻無情無義,對來路不明的冬梅從沒好臉色。總是心軟的夏荷給冬梅把屎把尿,擠羊奶熬稀飯,將妹妹帶養長大。也是心軟的夏荷,老是忍受冬梅重計較、愛搶奪的壞脾氣;每當吃了悶虧,夏荷總心軟地想:「冬梅可憐,她孤單單一個,娘不要、爹不疼,心裡當然苦;我是她唯一的姐姐,不讓她,誰還憐惜她呢!」
 
就是夏荷有耐心,從小跟著父親紀師傅學煮菜,一點就通,很得父親讚賞,也得到王妃的喜愛,收留她們姐妹跟著父親一起進府在廚房工作,擔任「廚娘」的職務,一轉眼就是八年。宋王爺最小的兒子,大紀夏荷兩歲的小王爺宋少均也打從心底喜歡她。
 
「夏荷!我們去玩兒!」「夏荷!這包糕餅給妳!」「夏荷!我為妳捉了兩隻小烏龜!妳替我好好兒養著啊!」宋少均經常跑去廚房纏住夏荷,好像夏荷天生就該是他的一樣。
 
「我長大後要娶紀夏荷做我的妻子!」宋少均九歲那年玩「拜天地」的遊戲時就發下豪語:「你們瞧!我跟夏荷連胎記的位置都一樣!」說時指著自己手掌心上一塊蒙古斑,好像那淡淡的一抹青色,是天地給他們指腹為婚的證據。然而宋少均是名門貴冑,再動心也只能止於主僕之禮,懂事的夏荷是很清楚這一點的。
 
更何況,就夏荷知道,她掌心的那塊烏黑不是天生的,而是每回有人讚美她時,她手中牽著的冬梅妒嫉得用指甲硬掐出來的,時間一久就沉成了一抹淡青。

這時,夏荷正蹲在木盆旁,看著母鱉拚命掙扎,心裡油然生起一股同情。
 
「妳快生寶寶了,被綁著一定很難受吧?」夏荷實在不忍心,左顧右盼,確定其他人都忙著,迅速將鱉身上的繩索解開。只見母鱉一脫開綑綁,立刻划動牠的四隻腳,想要逃出木盆;可是身體太沉重,一下子就翻倒,四腳朝天更加痛苦。
 
夏荷見了,趕緊幫助母鱉翻回原位,見天氣炎熱,又潑了些涼水到母鱉身上,她見到母鱉開始痛苦喘氣,像是要生蛋了,聯想起冬梅出生的那一夜,繼母也是一樣的危急,心都揪了起來。夏荷實在下不了手,她咬緊下唇,心想:「今兒個菜色那麼多,也不差這一道吧?」於是偷著沒人注意,將木盆偷偷拿到府後的一個大型池塘裡給倒了。母鱉一碰水,立刻潛入深處,一呼吸就不見蹤影。
 
夏荷捧著木盆,心裡正想著要找什麼理由才能回廚房應付,剛站起來一轉身,就見到管家太太面色厲青地瞪著她,就像蛇盯著獵物一般,管家太太身旁還站了冬梅,夏荷知道自己這下可糟了。

管家太太向來心狠手辣,府裡人人知道。她私下常誇口,說她要不是這般掌舵規矩,她丈夫怎能當上王爺府的管家?就像去年夫人房裡鬧老鼠,她硬是把負責打掃的下人用棍子打到手腫腿瘸,足足躺床一個星期才能沾地走路。
 
如今夏荷看見管家太太的臉色,知道自己就要糟糕,果然管家太太怒吼,說她私自放走了王爺最愛的菜色,而且還是用來給王爺祝壽的好采頭。「罪不可饒!」管家太太原想叫冬梅去拿棍子來,又怕打出傷痕會被少均小王爺發現,於是下了個惡毒的罰責,叫冬梅點燃一根像手臂一樣長的香柱,監督夏荷:「手舉木盆,在太陽底下跪完一整炷香!」
 
這樣一炷香全部燒完至少也要兩個小時,這時接近夏日中午,陽光又大又毒,瘦弱的夏荷哪裡受得了這樣可怕的刑罰呢?她手舉沉重大木盆,跪在碎石子上,痛得快暈過去了,於是向妹妹冬梅發出哀求:「請妳快去找爹,讓他來救我……」
 
豈料,冬梅冷硬石心,一邊吃著手中的酸梅,一邊說:「爹正在忙著燒菜,哪有空呢!而且妳叫他現在離開廚房,該不會是要讓他跟妳一起受罰吧?」
 
夏荷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了:「那……請妳去幫我找小王爺,求他為我說情……」
 
不提宋少爺,冬梅還沒那麼生氣。她恨恨地頓腳說:「好!我這就幫妳去、找、他!」說完扭腰一走,跑到夏荷看不見的地方去翹腳賞花吃酸梅了。 
 
不知過了多久,夏荷終於忍受不住陽光毒辣,昏了過去。
 
兩個小時候,管家太太繞過來要叫夏荷回廚房打掃,沒想到怎麼叫也叫不起來,她以為夏荷死掉了,害怕被追究責任,於是將夏荷拖到草叢裡,想要淹滅證據。

當天晚上,宋少均找遍府裡都沒見到夏荷的蹤影。問冬梅,她跟管家太太串供撒謊:「我姐姐她做了錯事,偷偷逃跑了。」

宋少均不相信,他認為夏荷一定是發生意外,很著急,叫佣人們提著燈籠到處尋找。直到三天後的早晨,才由打水的小奴婢,意外在池塘邊的草叢裡發現了夏荷。
 
當宋少均十萬火急地趕到池邊,發現了一個驚人的奇景。
 
夏荷緊閉著眼睛,臉和露在衣服外的手腳,全都被曬得紅裡透黑,顯然是熱得暈厥了很久。但是,就在夏荷的身邊,有一隻巨大的母鱉帶著七、八隻可愛的小鱉,一趟一趟地來回穿梭,將池塘裡的青色溼泥弄到夏荷身上,好像是在對夏荷報恩,要救她的命。幾趟之後,夏荷全身覆蓋了溼泥,降了體溫,這下慢慢醒轉過來,睜開眼睛,眾人當場看得呆掉了。
 
醒來後的夏荷,不但沒有受到責罰,還因為「靈鱉報恩」的救命故事傳進了朝廷,被皇后收做義女,因為大家都認為好心善良的姑娘得到老天保佑,是很感人的事情。長大後的夏荷,被皇后賜婚給小王爺宋少均做妻子,結成甜蜜夫妻。
 
而那個壞心的妹妹冬梅,看到姐姐夏荷這麼幸運,心裡當然很不服氣,她刻意到池邊等待那隻母鱉,也想要如法砲製一番,看看能不能像姐姐一樣當上小王妃。沒想到,她等到的不是母鱉,而是一群呱呱叫的大青蛙,跳在她臉上親出一堆醜陋的大泡泡,從此她躲起來,再也沒人知道她到哪去啦!



2094 人次閱讀
1 個評論
11月 29, 2011 上傳
回應故事
故事回應
以前聽人家喝鱉湯並不覺得怎樣,但是看到"媽媽和肚裡的寶寶送進鍋活活蒸死,很殘忍"這句,也覺得好可怕...

故事作者

admin   4月 3, 2011
大家好,我是【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的管理員小編。
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

故事分類

爺爺,奶奶掛在嘴邊的故事

同類故事

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
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
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