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是會員嗎? 註冊 登入
樵夫奇遇
樵夫奇遇

建安村裡住著一個樵夫,他有個特別的姓氏:粘。偏偏這個粘樵夫長了一只特大號的鼻子,幾乎占了他臉的三分之一,看起來滑稽滑稽,他雖然年紀老大不小,卻童心未泯,特別喜愛和孩子一起玩遊戲,村裡沒有一個孩子不喜歡他,因此給他起了個有趣的渾名,叫他「粘鼻涕」。
 
粘鼻涕每天都用長長的竹篙,撐著爹爹留下來的小船,拎著爺爺留給他的一柄老斧頭,到小溪對岸的山上砍柴,再將多餘的柴木拿到市場賣了,買些米鹽青菜回家;不過,粘鼻涕力氣蠻、食量也豪,這麼點食物實在塞不滿他的肚皮,也解不了他的饞。他有一個夢:哪日要讓他挖到寶發了財,他就去買十斤黑豬肉、三斤大麵餅,請他老娘滷上一鍋紅燒東坡肉,吃到撐滿肚皮打飽嗝為止,那才過癮!

這日裡,粘鼻涕一樣划小船,過溪上山砍柴去,但今天不知怎的,老感覺斧頭有脾氣,總使不夠力。
 
「老斧頭呀老斧頭,瞧你這把老骨頭,沾滿塵土染了鏽,我看呀,不出今年底,你就連小樹苗都砍不動嘍!」粘鼻涕嫌棄地損著老斧頭。
 
話剛說完呢!老斧頭突然自動彈起來,敲了他的大鼻子一記。「哎喲!誰打我?是哪隻潑猴在捉弄我?咦?奇怪,沒有猴影呀?那到底是誰打我?哎喲,痛死我啦……」
 
砍完林木,粘鼻涕又去伐一棵果樹,這回老斧頭又準又快,三兩下就把帶果實的枝幹順利砍落。粘鼻涕開心地讚美說:「老斧頭呀老斧頭,不愧是個老英雄,砍起樹來真俐落,趕明兒我要想娶媳婦,就全靠你了呀!」
 
聽到粘鼻涕想娶媳婦兒了,老斧頭突然咕咚咕咚滾了起來,粘鼻涕心急大喊:「喂!等等我呀!你可別走丟了呀!咱全家都靠你了呀……咦?這是啥?」
 
粘鼻涕的腳邊,突然滾過來一個亮亮的小東西!他拾起來一瞧,哇!好像是一枚指甲大的金幣耶!
 
篤篤篤、扣扣扣……粘鼻涕看見老斧頭正對著一棵大樹的根部用力砍著;樹根的裂縫間隱約露出來一個咖啡色的老甕,還滾出一枚枚金幣來!粘鼻涕見了,馬上沿路撿拾,原來,這個甕因為傾斜了,金幣才會滾落出來;粘鼻涕將上衣脫下,把金幣撿到衣服裡兜著,開心極啦!他走過去想把那甕整個抱回家;豈料才剛剛把甕扶正,樹洞就整個閉起來了,任憑他再怎麼掘怎麼挖,樹洞就是打不開!
 
「真可惜……哎,有了!我回家去叫人來幫忙!」粘鼻涕立刻跑回家,叫村裡那些孩童玩伴們回家拿斧頭的拿斧頭、帶鋤頭的帶鋤頭,一起回到那個地方。
 
「來呀!咱們一起挖!有財大家發!」粘鼻涕喊著。只見他領著一群小朋友興高采烈地挖著;沒想到,樹根是挖開了,卻再也找不到那個大甕了!
 
「真是的,我原先想,要是大夥兒都能分到那些金幣,咱們就都可以買十斤黑豬肉、三斤大麵餅,一起吃到打飽嗝了,誰曉得那甕竟然不見了……」粘鼻涕懊惱地說。
 
「沒關係沒關係,咱們只要健健康康的,每天做遊戲就挺開心了,不發財也沒關係嘛!」孩子們反過來安慰他。
 
粘鼻涕垂著頭回到家,越想越難過,他娘見他悶悶不樂,問他怎麼啦?他一五一十說了。他娘聽了點點頭,安慰他說:「不要緊,你先前不是兜了一上衣的金幣嗎?咱們就拿那些分給孩子們,這樣不就好了嗎?」
 
「可是,那原本是要拿來娶媳婦兒用的;而且我也想讓您老人家過過好日子……」粘鼻涕還是有些沮喪。
 
「不要緊不要緊,緣份這事不能強求,有錢不見得就能娶到好媳婦呀。」粘大娘安慰兒子說:「娘呀!過這樣的粗日子過慣了,你要我穿金戴銀給人伺候,我反倒不習慣!而且你瞧,多少人因為太有錢,反而遭了賊、遇了害,有錢有啥好處?不如平平淡淡過日子,娘還安心點兒!」
 
粘鼻涕一聽,覺得娘說得很有道理。母子倆於是將衣服攤開來一數,嘩!足足有五百個金幣!於是,粘鼻涕用這些金幣,給每戶窮孩子都起了新房子,足足有兩百一十七間;還蓋了學堂,給孩子們請了先生,全村都是孩子們的朗朗讀書聲;最後,還剩下一個金幣,總算給粘鼻涕圓了心願:他娘滷了好大一缸紅燒東坡肉,買了小山也似的大麵餅,讓粘鼻涕跟全村子裡的人,統統都吃到打飽嗝。
 
村子裡的人合送他一套嶄新的斧頭,據說是請最好的鐵匠,用最好的材料打製而成的,代表全村人對他感激的心意。
 
那一晚睡前,粘鼻涕將退休的老斧頭高高掛在牆上,對它說:「老斧頭呀老斧頭,千般感激萬般謝,不能訴盡我心窩,總之,雖然媳婦沒討成,但是大夥兒都歡天喜地迎向新生活,這都要謝謝您的功勞啦!」
 
說來奇妙,晚上,黏鼻涕做了一個奇特的夢,夢裡有個人告訴他:「你找到的那甕金幣,其實是有主人的,只是因為那個甕被雷打歪了,漏了金子出去,所以才花五百個金幣請你來把他扶正;沒想到你不貪財,多行善事,以後上天一定會厚待你的。」
 
粘鼻涕一覺醒來,不大明白夢裡那人所說上天的禮物是什麼,過了一陣子,他恢復了平日的生活,划船、上山、砍柴……就和之前的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村裡多了讀書聲,而那些受他濟助的貧窮人家,也經常拿肉來請他吃,粘鼻涕總算可以天天吃個飽了。  

七年過去了,有一天,粘鼻涕從市集上回到家,廳裡有位姑娘坐著在等他;她說,她要找一位粘大善人。
 
「我姓粘,請問妳是?」
 
那姑娘一聽就是眼前的他,兩團酡紅像晨曦一樣飛上了她蜜桃般的臉頰。
 
「我哥當年受了您的幫助,今年考上了舉人,我特地要來謝您的……」
 
「不敢不敢,那是妳哥會讀書!呵呵,我也很替妳哥高興!」
 
姑娘害羞地低著頭,粘鼻涕也拚命搔頭看著地下,突然,他瞧見那姑娘穿著一雙金色的繡花鞋,心中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應,好像有一種緣份,醺醺然地飄進他心裡。
 
「聽說,」姑娘羞赧地開了口,溫柔的聲音像溪谷裡的黃鶯那麼吸引人:「您當年發現了一棵老樹,樹下有老甕……你願意把這個神奇的故事講給我聽嗎?」
 
「願意!願意!叫我講一輩子故事給妳聽,我都願意!」粘鼻涕情不自禁地說。說完他發覺自己太真情流露了,羞得連脖子都紅通通的。
 
然而,那位姑娘卻好像不介意,只是低下頭紅著臉笑著,往屋外慢慢地走了出去。粘鼻涕跟了上去,與姑娘並肩而行:「我跟你說啊!當年,我划著我爹爹的小船、拎著我爺爺的老斧頭,到建安溪對岸的山上去砍柴……」
 
兩人漸漸步入晚霞裡,屋裡,牆上的老斧頭突然「兜兜兜」地敲著牆壁,好像在高興地鼓掌,又像是在起舞呢!



1992 人次閱讀
1 個評論
12月 1, 2011 上傳
回應故事
故事回應
哇,撿到一大筆財富卻能夠不占為己有的人,真的很難得耶...

故事作者

admin   4月 3, 2011
大家好,我是【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的管理員小編。
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

故事分類

爺爺,奶奶掛在嘴邊的故事

同類故事

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
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
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