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是會員嗎? 註冊 登入
火棗
火棗

古老的傳說裡有一種神秘的小丸子,含在嘴裡只需要一炷香的時間,不管是什麼病都能不藥而癒,放在水中浸泡,再用這些水來沐浴,可使皮膚光滑有彈性,吞進肚子裡,它會停留在丹田,讓人有源源不絕的體力,也不會覺得肚子餓,這個神秘的小丸子有個特殊的名字,叫做「火棗」。
  
要製作火棗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困難,只有神仙才有辦法煉成。
 
在西崑山上有個老神仙,他手下有三、四個仙童在這修練,而煉製火棗就是每個仙童必須完成的課題,只有煉製成功的人才有資格晉升為神仙,在煉製完成之前,他們永遠都是十歲年紀的小仙童。
 
仙童們必須尋找到一棵千年檀木,用大火焚燒三十六天,將檀木的精華結晶粹取出來,放進丹爐中用小火煉製六年,再用大火煉製六年,最後再轉小火煉製六年,前前後後需要十八年的時間,而在煉製過程中要不斷加入珍貴的藥材,比如神仙草、黃金葉等等,燒火用的材也不是隨便的木材,必須使用百年的桃木來燒,並且定期的將爐火移到室外吸收日月精華,所以仙童們不只要花十八年,常常要超過二十年的時間才能完成,也曾經聽說有仙童一輩子都完成不了。
 
火棗也不是煉成之後就可以無止盡的使用。一顆火棗只能使用十次,擁有火棗的神仙們都很珍惜它,不輕易拿出來使用,否則,天底下的人都不會生病也不需要吃飯,世界會亂了秩序的。而火棗次數用完或是損壞的神仙們會喪失飛回到天上的能力,一直到他們煉成了第二顆火棗為止。
 
「天寶!我的桃木快用完了,你可不可以借我一點啊?」有一個小仙童對著另一位拿著竹筒吹著火的小仙童喊道。
 
「好啊!你先拿去吧,記得砍了新的桃木要還我喔!」天寶一面吹著火一面說。
 
仙童天寶他在西崑山上已經修練了好幾十年了,但是他的火棗一直都沒有煉製成功,因為當其他仙童需要幫忙的時候,他都會放下手邊的工作去幫忙,常常一不小心忘了要去控制自己丹爐的火而失敗。雖然憨厚的天寶愛幫助別人,但是他也最討厭別人騙他,如果被他知道有人騙他去幫忙,然後自己偷懶,天寶可以會氣得全身發抖,然後再也不跟欺騙他的人打交道。
 
這一次,是天寶第八次煉製火棗了,跟他一起到西崑山修練的仙童們早就換了一批又一批了,前面七次,天寶都因為要幫助其他仙童而讓自己的丹爐出了問題,所以這一次天寶說什麼都不離開自己的丹爐,一定要煉製成功。
 
一年過去了,五年過去了,終於,到了最後一年,當煉製的時間結束了,天寶推開沈重的丹爐寶蓋,蒸汽強烈地冒了出來,讓天寶跟其他的仙童睜不開眼,當蒸汽漸漸散去,天寶探頭往丹爐裡看,就看到丹爐底下有一個烏黑但是閃耀著光澤的小丸子。
 
「這就是火棗?」天寶拿起了小丸子,左右端詳著。
 
「恭喜你啊,天寶,你終於修煉完成了!」大夥恭喜的聲音此起彼落,但天寶只是呆呆的看著火棗,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直到老神仙賜予天寶象徵晉升為神仙的拂塵,天寶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完成了修練。他開心地脫下仙童的衣服,換上道袍,拿著拂塵跟火棗離開了西崑山,決定到凡間去走走看看。
 
從來沒來過凡間的天寶好開心喔!他到各處以前聽說過的地方去旅遊,吃遍天下美食。當然,心地善良的天寶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施展一些小法術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比如前天幫李家大叔把跌進溝裡的水牛救出來,並且醫治好傷口;昨天幫王大媽追回被搶走的幾匹上好的絲綢,今天早上還幫助縣老爺抓到困擾多時的馬賊呢!看到老百姓們能快樂的過日子,天寶心裡開心得不得了。
 
但,還是有些狀況是天寶的法術所幫助不了的。像是生老病死的問題,天寶常常看著老百姓受苦卻無能為力,雖然只要拿出火棗就可以解決,但是因為火棗只能使用十次,萬一用完了,天寶就回不去仙界,直到他回到西崑山練出第二顆火棗為止。


 
「王大娘,我肚子好餓喔,今天吃什麼啊?」小牧童東東從廚房的後門溜進來,先拿起蒸籠上的一顆包子,一面問一面準備咬下去。
 
「給我放下!」東東的嘴還沒咬到包子呢,手就給桿麵棍給重重的打了一下,負責煮飯的王大娘生氣地說:「我說東東!你已經幾天沒有在規定的時間來吃飯了啊?」
 
「唔……兩三天吧!」東東揉了揉被敲痛的手。
 
「什麼兩三天?已經七天啦!」王大娘氣得一手插腰,一手指著東東的頭,像連珠砲似的罵著,東東也不敢說什麼,只能一直被戳著頭、聽著罵,心裡想著等王大娘罵完了應該就可以吃東西了吧!
 
「氣死我了,你走吧!今天沒東西吃了。」王大娘罵完了就要趕東東走,這下東東緊張了。
 
「王大娘!你真不給我東西吃啊?」
 
「不給不給,這幾天員外都注意到你了,他說你只顧著貪玩,不遵守時間規定,要還是讓你吃飯,其他人會說閒話的,所以要罰你三天不能吃飯。」
 
「什麼!哪有人這樣的啊?」
 
可憐的東東被罵了半柱香的時間,最後居然還吃不到東西,只能到井邊多喝幾桶水,早早上床睡覺了。
 
隔天一大早,東東餓著肚子趕羊去吃草,這天異常地熱,光站著就讓人汗流浹背,連樹蔭底下的黃土都冒出陣陣熱氣,飢腸轆轆的東東在這麼熱的天氣底下,都快暈倒了。
 
「小兄弟,請問這附近有沒有可以落腳的客棧啊?」有位穿著灰色長馬掛的男子經過大樹底下,問了問東東。只見東東緩慢舉起手,指了一個方向,正準備開口要說話,只覺得眼前一黑,就這麼昏過去了。
 
「小兄弟!小兄弟!你還好吧?」東東微微的張開眼睛,看到一位約二十來歲的男子,焦急地看著自己。
 
「我,我沒事。」話才剛說完,東東的肚子就發出了咕嚕聲響,這個男子聽到了,苦笑了兩聲說:「小兄弟,你肚子餓啊?怎麼不吃點東西呢?」
東東看了看這個男子,緩緩的說:「我已經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了。」東東把整件事情通通告訴了這個陌生男子。
 
「唉呀!怎麼會這樣?孩子貪玩很正常嘛,你現在還正在長大呢!不給東西吃怎麼行呢?」這個男子似乎相當的生氣。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東東。」
 
「東東,我叫天寶,你別怕,這個交給我就行了!」
 
天寶從懷裡掏出一顆黑油油、亮晶晶的丸子,這顆丸子一拿出來,原本炙熱的天氣,似乎都涼爽了下來,東東盯著這顆奇妙的丸子,顯得非常好奇。
 
天寶要東東吞下這顆神秘的丸子,並且交代東東千萬不要咬到丸子,東東張大了嘴,用力地吸了一口氣就把這顆丸子給吞下去,說也奇怪,這顆龍眼大的丸子完全沒有讓東東感到難以吞嚥,反而咕嚕一聲就進了肚腹。吞下去的時候,一股清涼的感覺從東東的喉嚨一路延伸到胸口、腹部,東東深深吸了口氣,感覺這股涼意慢慢的轉換成溫暖的力量,從腹部散發到全身,說也奇怪,原本餓得發疼的肚子居然慢慢不疼了,也沒有肚子餓的感覺。
 
「天寶叔叔,這是什麼丸子啊?這麼神奇,我感覺一點都不餓了耶,覺得精神很好,身體充滿活力呢!」
 
「噓,小點聲,這顆丸子叫做火棗,是所有神仙成為神仙之前一定要先修煉的。」
 
「神仙?天寶叔叔,你是神仙!」
 
「呵呵,小聲點、小聲點,我花了三十幾年才煉成這顆火棗,你是第一次使用它的人喔!」
 
「謝謝你,天寶叔叔。」
 
「但是,東東啊,你得答應我:我這顆火棗只能借你到主人願意讓你吃飯為止,也不能把這個祕密告訴別人,不然大家都要來搶火棗,天下就大亂了,知道嗎?」
 
「我知道了,天寶叔叔!」
 
吞下火棗的東東一整天果然都精力充沛,而且一點都不餓,雖然他每天還是乖乖地準時回到大宅院裡,看起來卻一點都不像被懲罰餓肚子一樣。大家在私底下竊竊私語,覺得東東一定是偷藏了些食物來吃。
 
這樣的消息很快得就傳到了員外的耳朵裡,他心想這個東東不遵守時間,違反紀律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偷藏食物,小小年紀就不學好,實在是太過份了。
 
員外先跟廚房的王大娘確認東東是不是真的都沒有來吃飯,也問了其他的僕人,大家都說沒看到東東進食堂用餐,更加確定東東一定有偷藏食物,於是,員外把東東叫了過來。
 
「員外,您找我有事啊?」

「東東,我問你,你知道我為什麼罰你不能吃飯嗎?」

「回員外,東東知道,因為東東貪玩,沒有遵守時間規定。」

「很好,那你知道錯了嗎?」

「回員外,東東知錯。」

「嗯,知錯就好,不過,東東啊,這兩天你沒東西吃,可是為什麼你感覺起來比以前精神更好呢?」

「喔!因為我有……」話還沒說完呢,東東想起了跟天寶的約定,馬上把嘴邊的話吞了下去。

「有什麼?」

「回員外,沒事,東東,什麼都沒有。」東東支支吾吾的回應員外。

「東東,你老實講,你是不是偷藏了食物?」

「回員外,東東沒有!」

「東東,我不喜歡人說謊,更不喜歡人偷東西,你老實講,不然我就叫王叔打你屁股了喔!」

「員外不要啊!王叔力氣這麼大,給他打兩下屁股可是會痛上好幾天的。」東東哀求著。

員外不斷的逼問,東東都緊守著約定不肯說,只能咬著牙讓王叔打了幾下屁股,痛得東東是滿地打滾,員外看東東怎麼樣都不肯說,就繼續罰東東不能吃飯,並偷偷找人監視東東,看東東是不是真的藏了食物起來。

屁股被打得淤青的東東趴在自己的床上,屁股雖然痛,但是心裡鬆了一口氣。

不過說也奇怪,以往被王叔打過屁股之後,一定是得痛個四、五天跑不掉,但這次卻不一樣,東東睡了一個晚上之後,屁股不但不痛了,連淤青都消退了,東東又像沒事人一樣跑跑跳跳!不只東東,連其他人都覺得奇怪,員外更加覺得有所古怪,於是,員外決定要親自跟著東東,看這孩子到底在搞什麼鬼。

屁股不痛了的東東偷偷溜出房間,因為跟天寶的約定早就為了員外的詢問跟處罰超過了時間,東東害怕天寶會生氣,急忙趕到當初相遇的山坡去,但因為太匆忙了,根本沒發現員外帶了幾個人偷偷跟著他。

當東東趕到時,果然遠遠地就看到天寶已經在樹蔭下等著了。東東氣喘吁吁地趕過去,連忙跟天寶道歉。

「天寶叔叔,對不起,我遲到了。」

「東東,你不只遲到耶,我們約定的時間是昨天啊!」

「對不起!對不起!因為我回去沒吃東西卻仍然有精神,員外他們懷疑我偷東西吃,所以處罰我,我不是故意要晚來的。」

「所以,你跟他們說了我的事?」

「沒有啊!」

「可是你帶他們過來了!」天寶生氣的指著偷偷跟在東東後面的員外一行人。東東轉頭看到員外一行人正往樹陰這裡跑過來,嚇得急忙解釋。

「我沒有告訴他們啊!他們怎麼來的我也不曉得!天寶叔叔,你要相信我!!」

「東東,我必須取走在你體內的火棗。我們的緣分就到這裡為止了,我最討厭別人騙我!」話才說完,天寶在東東背上用力一拍,東東肚子一陣翻滾,一股涼意從腹部一路往上竄到喉嚨,眼看火棗就要從嘴裡蹦了出來,緊張的東東正準備跟天寶解釋,卻一個不小心把火棗給咬破了。

破掉的火棗掉在東東的手中,慢慢失去光澤,接著化成灰隨風飄散。

東東跟天寶呆住了,瞪大眼睛看著火棗成為灰燼,東東嚇得臉色發白,天寶也慢慢從驚訝轉為憤怒。

「我花了多少的時間才煉成這顆火棗,第一次使用就被你破壞了!你害我失去了回到天上的能力,氣死我了!我永遠都不要再見到你!」

話才說完,天寶用右腳踱了踱地,只見天寶的腳慢慢陷入土裡,轉眼間剩下一顆頭,最後連頭也消失在土裡,終於趕到的員外一行人看到了這一幕都嚇了一大跳。

難過的東東跪坐在地上不停的哭,員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能讓其他家丁把東東帶回去,等東東恢復了情緒再問個明白。

回到了員外家,東東趴在自己的床上大聲哭泣,他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可是卻害了天寶花了多年才煉成的火棗化成了飛灰。他當初是相信自己才出借火棗的。沒想到……

其他人看到東東這麼難過,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只好讓東東待在房間裡。三天過去了,東東的房間慢慢沒有了哭聲,但也沒有任何的動靜。直到其他人打開房門一看,東東已經不見了。



天寶離開之後,一路往西崑山走。到了山腳下,熟悉的景色在此刻突然陌生起來。想想修煉火棗的歲月,又想想現在。他並不怕再花上二十年,但是如果修煉出來的火棗這麼容易就破了,是不是這二十年的功夫還不如他以自己的能力直接幫助百姓呢?

於是他放棄了上山的念頭,繼續周遊天下,最後在一個集水陸要道的城裡落腳。想著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地方,地利之便應該能讓上門投醫求救的人及時找到他。雖然洛陽紙貴,對能夠點石成金的天寶來說,資金不是問題。他便在這開了一間藥鋪,運用西崑山所學的醫術幫往來的旅人看病。遇到遠地的病人,便在夜裡騰雲駕霧,及時幫了許多百姓的忙。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這天天寶的小藥鋪來了一個年約三十的中年人,天寶看著他的臉,覺得似曾相似,這個中年人進到藥鋪之後,詢問天寶。

「師傅,我要抓一帖藥。」

「好的,你有藥單嗎?」

「我要的這帖藥很困難,要取得千年檀木,大火焚燒三十六天,粹取出精華之後,放進丹爐裡,佐以神仙草、黃金葉等珍貴藥材,用百年桃木小火煉製六年,大火煉製六年,再小火煉製六年,還要定期將丹爐搬出戶外吸收日月精華,一刻不得馬虎,是需要耗時多年才煉得成的藥材。」這個男子緩緩的說出這種藥的煉製過程。天寶聽到這裡,臉色從疑惑轉為震驚。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火棗的煉製方式?」

「天寶叔叔,我是東東啊,你忘了嗎?」

「東東?」天寶的思緒陷入了回憶,眼前的這個男子是多年前讓他一生的心血瞬間化為烏有的人。

「天寶叔叔,我找你找了好久啊!」

「你……你現在來找我做什麼?」

「天寶叔叔,我是來還你東西的。」

「還我東西?」

東東從懷裡掏出了一顆黑油油、亮晶晶的丸子,熟悉的清涼感在屋子裡散發開來,這不正是火棗嗎?

「東東,你哪來的火棗?」

原來,東東從員外家離開之後便去尋找傳說中的西崑山,並且拜入老神仙門下,東東日以繼夜的修煉,終於煉成了火棗,現在東東準備將花了多年心血煉成的火棗還給天寶,希望能彌補當年損毀天寶火棗的遺憾。

天寶望著這顆曾經占滿他童年記憶的這顆火棗好一會兒,緩緩地說:「東東,這顆火棗,我不能收。」

「為什麼?我把你的火棗給損壞了,賠你一顆新的火棗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這是你花時間跟心力所煉製的,它終歸是屬於你的,這麼多年,我在這裡也漸漸習慣了,我運用當年在西崑山的所學來幫助村民,也成家立業,現在我很滿意我的生活,很感謝你為了我而花了這麼多心力,但這是你努力的成果,我不能收。」

「可是……」

「東東,答應我,你現在擁有火棗,也擁有幫助別人的能力,我要你拿著火棗雲遊天下,代替我幫助天下所有需要幫忙的人,這樣我就很感謝你了。」

從這天起,天寶依舊在這城裡行醫,東東則雲遊四海,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每年過年的時候,東東都會回來和天寶相聚,成為一生一世的好朋友。



2585 人次閱讀
0 個評論
6月 21, 2012 上傳
回應故事
故事回應

故事作者

admin   4月 3, 2011
大家好,我是【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的管理員小編。
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

故事分類

爺爺,奶奶掛在嘴邊的故事

同類故事

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
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
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