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是會員嗎? 註冊 登入
猛虎之戀
猛虎之戀

炎熱的夏天野外,蟬兒開心地唧唧叫,跟太陽還有微風打招呼;溪流嘩啦啦的水聲為周圍帶來清涼的氣息。長大後的蒲公英種子們趁著好天氣飛翔了起來,展開他們的旅程。

他們一路飛,一路看著底下漂亮的風景,其中一片朝著山上的方向,飄過山裡一戶人家的窗台,屋裡傳出來開心的說笑聲。
 
「秀芳,我打獵回來啦!今天抓到好幾隻兔子唷!」一個獵人打扮的青年提著幾隻兔子交給他的太太,爐灶上的熱氣正噗噗地冒著。

獵人接著對太太說:「秀芳,今晚有個好兄弟來找我喝酒,你知道兄弟聚會說話總是比較隨便,不太適合女人家,就委屈妳迴避一下。」

那位太太溫順地笑著點頭,兩個人幸福的氣氛鼓舞著小蒲公英,讓他開心地繼續旅程:經過山,經過原野,最後飄到一條像他生長地方的小溪旁落下了。
 
他很快地扎了根,長出嫩芽,在他努力長大時,夏天已經偷偷地準備溜走了,一轉眼,他身旁的大樹準備脫下發黃的舊衣服,等著過冬囉。蒲公英看著漸漸變黃的草地跟樹葉,吹來的風漸漸變冷,突然有種傷感湧上心頭,好像這個季節一點都不適合快樂的心情,甚至周圍好像傳來一陣陣的哭聲。
 
「嗚……嗚……」哭聲越來越明顯,蒲公英往四周張望著到底是誰呀,他看了一會,發現原來是頭老虎一邊走一邊哭著,走到樹旁的時候乾脆靠著樹大哭。
 
「天啊!」蒲公英心裡想:「原來秋天是連老虎都會悲傷起來的季節呀!」看他哭得越來越傷心,真想知道他怎麼了,可是蒲公英卻沒辦法問他,該怎麼辦是好呢?

這時候又有一頭老虎遠遠地東張西望,看來是來找同伴的。他看到哭得唏哩嘩啦的老虎,趕緊跑過來對他說:「你就別太難過了,世事總是無常嘛。」
 
老虎阿猛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阿騰,你不懂,我真的很愛她。」
 
「都怪那天太大意,在你家喝醉了酒,才會被她看見的。」
 
「不,不能怪你,就算她還沒發現,我總不能瞞一輩子。」阿猛嘆了口氣,眼淚又忍不住掉下來。
 
老虎阿騰忍不住問他:「她嫁給你都兩年了,難道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可是她……可是她……她都已經表明我是老虎、她是人了……我還能有什麼希望呢?」阿猛又垂下了頭。阿騰靠近阿猛低吼一聲,兩頭老虎慢慢走開了。

蒲公英看著阿猛的落寞背影,嘆了口氣,想著:「幸好我沒有戀愛的問題呀!」
 
這時候,從他們離開的西方又颳來了一陣風,帶著點水氣,像是老虎阿猛的眼淚一樣,撒在蒲公英身上鹹鹹的。
 
天氣越來越冷了,當第一片雪落下的時候,蒲公英驚訝地叫了出來,雖然小聲得連身旁的大樹都沒聽見。很快地,周圍成了白色世界,連小溪的表面都結了薄薄的冰。蒲公英覺得這是他看過最漂亮的景色了。雖然有點冷,可是之前的悲傷都讓白雪覆蓋掉了,靜靜凍結在時間裡面,等著有一天跟著融化。隨著雪越來越厚,終於把蒲公英也蓋住了,聽著外頭呼呼的風聲越來越小,他漸漸睡著了。
 
睡夢中,他似乎回到旅行的日子,不斷地飄啊飄,可是這次,蒲公英發現可以控制自己想去的方向,於是當他看到遠方有隻老虎在森林裡打獵時,就飄了過去。這隻身手矯健的老虎似乎有點面熟,牠熟練地埋伏、出手,一下就抓到了一隻野兔,開心地吃著。

正當老虎享受午餐的時候,從森林邊緣傳來腳步聲與歌聲,敏銳的老虎馬上就聽見了,叼著兔子無聲地躲進灌木叢中,雙眼盯著聲音的來源。隔了一陣子,聲音的主人出現了,是個年輕,有點面熟的姑娘在樹林裡採著香菇,邊採邊唱輕快的歌曲。

蒲公英看到老虎嘴裡的兔子突然掉了下來,臉上的表情好像傻了一樣,直盯著姑娘看,等到那位姑娘離開之後,才想起來自己在樹林裡吃午餐。老虎兩三口吞掉野兔之後,也離開了樹林,蒲公英趕緊跟著飄過去。當他飄進村裡時,又看見那個姑娘了,姑娘和一位英俊健壯的青年手牽著手,青年背著裝滿獵物的竹籠,兩個人有說有笑的散著步。

突然一陣風來,蒲公英來不及反應就被吹開。這次飛了好遠,越往山邊,風景越熟悉,原來是他曾經經過的那戶人家。這時天色已經暗了,月亮悄悄滑上天空,窗內傳來喝酒的笑語聲,姑娘則在廚房裡作著家事。過了一會兒,把廚房門偷偷推開一個小縫,她一看臉色就變了,馬上把門關上,手忙腳亂地繼續做事情。

這時候,獵人醉醺醺地走進廚房,站都站不穩地對姑娘笑著說:「秀芳……晚上……冷落你……不要……別生氣啊……你該不會……偷看……我們兄弟……吧!哈哈哈。」

她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笑了笑說:「怎麼會,我廚房還忙著呢,哪來的時間呀……猛哥,我已經有兩年沒有看到爹娘了,有點想著他們,我們找一天回娘家看看好嗎?」

「好……好啊……是該……見……見見丈……母娘……了……。」
 
一道刺眼的陽光照醒了他,原來雪已經融化了。大樹身上長滿嫩芽,周圍也冒出鮮嫩的草皮。聽到小溪與麻雀清脆的合唱,蒲公英提起精神,隨微風搖擺著。「這就是春天的滋味嗎?」他看著生機盎然的世界,連雨落在身上的感覺都是甜甜的。被春雨好好洗乾淨以後,蒲公英感到全身舒暢,想要唱起歌來。
  
「雨停以後如果有彩虹就好了。」大樹後傳來了嘆息,是那位姑娘穿著簡樸的旅行裝束,帶著行李在樹旁躲雨。她比蒲公英在山上看過的樣子還要瘦了許多,不曉得為什麼來到這個地方。雨漸漸小了,姑娘拍拍身上的水滴準備離開,走了幾步突然被熟悉的聲音叫住:
 
「秀芳。」
「猛哥。」
「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我……我找你找了好久……。」秀芳姑娘一下子哭了出來。

阿猛慌了,連忙解釋著:「我以為……我以為你怕我,所以那天回到村子,你才趁先過河的時候揭穿我是老虎……你不是要我快走嗎?」

「你……你根本不等人家說完啊!」秀芳跺著腳告訴阿猛,她當時想了好多天要怎麼告訴他,她已經發現他是老虎,最後才決定用開玩笑的方式:「哎呀!猛哥!你怎麼拖著一條老虎尾巴呢?」

沒想到阿猛聽到這兒轉身就跑,完全不給她說完的機會,而秀芳來不及說的話其實是:「不管你是什麼,我總是你的妻子,總要跟著你的。」

阿猛聽到後,不知怎麼反應才好。他握住秀芳的雙手,吞吐了半天,只說出對不起三個字,接著從人變成了老虎,溫柔地看著秀芳。秀芳知道阿猛的意思,摸摸阿猛地身體,接著騎上去,阿猛拔腳一奔,不一會兒就和秀芳一起消失在遠處了。

蒲公英看到這一切,又驚又喜。陽光這時從雲端露出臉來,暖暖地照著他,似乎在天空真的若隱若現地掛上了彩虹。「春天就是個充滿希望的季節吧!」蒲公英這樣想。

在徐徐的春日中期待著長大、成熟,未來的孩子也開始旅行的日子,說不定他們還會在哪兒遇見阿猛和秀芳的孩子們呢!



2696 人次閱讀
0 個評論
7月 21, 2012 上傳
回應故事
故事回應

故事作者

admin   4月 3, 2011
大家好,我是【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的管理員小編。
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

故事分類

爺爺,奶奶掛在嘴邊的故事

同類故事

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
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
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